番禺做网站,番禺网站建设,番禺建网站

番禺网站建设,番禺做网站,番禺建网站,番禺网站制作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为什么逆袭的是哈罗单车 而不是酷骑或小蓝?

去年,朱啸虎曾喊出“90天内结束共享单车战争”

  不过很快,他就被打脸了,但显然他不太在乎这些。对他而言,打不打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合并?

  盼望着,盼望着,合并的消息没等来,却等来了哈罗单车又融资的消息。想必,朱啸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是焦虑的。

  12月27日,哈罗单车宣布完成10亿元人民币D2轮融资,由复星领投、GGV纪源资本等跟投。而就在23天前的12月4日,哈罗单车刚刚完成了D1轮3.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蚂蚁金服、威马汽车、成为资本、富士达等多家机构和产业资本。

  时间再往前,今年10月底,哈罗单车宣布与永安低碳科技合并,同时完成C轮融资,引进蚂蚁金服、深创投等投资机构。这也是共享单车业界的首例并购,合并后的新公司运营由哈罗团队负责,哈罗单车CEO杨磊出任新公司CEO。

  一方面是二线单车纷纷倒闭,一方面是哈罗不断巨额融资。在共享单车大洗牌的背景下,知名投资机构、产业资本为什么还如此看好哈罗单车?

  为什么是哈罗?

  复星为什么选择了哈罗,而不是刚刚倒下的酷骑或小蓝?

  因为不论从用户数还是投放数量以及知名度来讲,酷骑和小蓝都不差。

  差异化

  “认识哈罗很长时间了,一直在观察,只不过我们一直在调校这方面的投资标准。要等到确定性,拐点出现的时候才能出手。”作为主导此次投资的复星新技术与新经济产业集团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丛永罡向猎云网透露。

  他说,复星之所以在为期数月的行业调研之后决定投资哈罗单车,在于哈罗单车同另外两家品牌的主要竞争区域不同,在部分区域市场形成车辆数量优势,占领当地市场,获得地方用户。

  “共享单车作为2017年最大的亮点,其实我们一直在关注。我们其实考虑了很多,我们认为公司层面上核心的技术带动运营的能力,产品的成熟度是最核心的指标。”丛永罡告诉猎云网。

  哈罗单车成立于2016年11月,彼时,一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大战才刚刚开始。但哈罗单车从一开始就避开了一线城市,选择了当时还处于一片空白的二三线城市,并很快在二三四线城市开辟了新战场,占据了优势。

  在丛永罡看来,全球潜在共享单车需求量在7000万辆以上,国内潜在共享单车辆需求在2300万辆以上,相比现有投放总量仍有较大增长空间。尤其是国内三线城市生活方式与一线城市的高强度、快节奏完全不同,用户出行平均行程相对较短;但和一线城市比较,这些城市的公共交通基础设施也更为匮乏,其实更需要共享单车这样的出行模式。

  “按人口分布来说,国内三线以下的城市还有千万级别的新增共享单车成长空间。哈罗单车专注于二三线城市,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战略,专注于潜在市场巨大的三线以下城市。

  总体而言,目前哈罗在二三线及以下城市市场占有率领先,且在本轮融资后,单车投放量会进一步快速增长。”丛永罡表示。

  而此前不论是酷骑还是小蓝,均没有与摩拜或ofo实现完全的差异化,也没有在某一区域具有明显的优势,与两大巨头重叠性较大。

  差异化,是复星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大股东做背书

  与酷骑和小蓝不同,哈罗单车背后有着强大的股东背景。

  哈罗单车从一开始就获得了多家知名机构的投资,GGV、磐谷创投、Joy Capita愉悦资本、贝塔斯曼、成为资本、威马汽车相继成为了股东。

  而其中愉悦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磐谷创投以及本轮投资方纪源资本都曾投资过杨磊(哈罗单车创始人)此前的创业项目,可见双方建立了很深的互信。

  而今年9月,与永安行的合并,以及阿里的入局则成为了哈罗重要的转折点。

  与上市公司永安行合并后,让哈罗有了更充足的资金和更强的股东支持。杨磊当时在内部信中表示,“这是哈罗单车创业以来做出的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决定。”

  永安行低碳科技曾于今年9月获得了蚂蚁金服等机构的8.1亿元融资,蚂蚁金服也由此成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30.5%。而本月初的D1轮融资,则让蚂蚁金服成为永安行低碳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32%。

  而这也成为了复星投资哈罗单车的重要考量。丛永罡表示,“哈罗单车在精细化运营(更好的产品制造能力如水平仪、车锁、更好的运营能力如电子围栏、规范化维保等)以及与政府配合(永安行与100多家城市有合作、阿里与地方政府的良好关系)上更加有后发优势。”

  重要的流量入口

  流量入口也是复星看中共享单车的重要原因。

  “共享单车是出行领域里面频度最高、受众面最广、最具普适性场景的平台级流量入口,后面无论纵深还是横向都有很大延伸空间。”丛永罡告诉猎云网。

  今年6月份,哈罗单车就确立了“3510”(3公里、5公里、10公里)的立体化共享出行战略,构建“4+2”(两轮+四轮)业务模式,发展智能化、立体化的出行大生态平台。

  而之所以投资哈罗,也与复星正在围绕衣食住行等方面进行布局有关。复星希望哈罗单车能成为整个生态系统中的超级物种,构建成一个稳定的用户群体,在这基础上形成一个平台,然后围绕平台形成生态圈,与复星生态中其他成员在大数据、金融、旅游、地产等多个领域能产生较大的价值协同。

  

复星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如今共享单车已经成为巨大的线下流量入口。

  而这也是阿里最看重的。

  但阿里并不希望摩拜和ofo快速合并,因为二者一旦合并,作为摩拜和滴滴大股东的腾讯很有可能获得合并后新公司的控制权,并最终掌握这个如今成长最快的线下流量入口。

  在今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云在接受采访时谈及共享单车,他表示知道腾讯希望将共享单车企业合并,但他认为做共享单车要有公益心态,“不能为了垄断、为了早点收钱而做”。

  其实早在今年7月,阿里就领投了ofo高达7亿美金的E轮融资。但据媒体报道,阿里并没有获得ofo的控制权,ofo的控股方依然是滴滴。

  而担心摩拜和ofo合并之后,自己话语权被削弱的阿里,一直在看一些二线品牌。据《财经》报道,除了摩拜和ofo的其他品牌阿里都在接触,并且选择通过蚂蚁金服来扶持其他小玩家,并最终促成了哈罗单车和永安行的合并。

  因此,有分析称,阿里在这个领域绝对不是只想追个风口那么简单,而是要完全掌控这个未来有可能是最大的线下入口。如果摩拜和ofo最终合并并且腾讯得到控制权,那么阿里就很有可能会把哈罗单车彻底扶持起来。

  而如今正如阿里所愿,阿里已经成为了这场共享单车大战中,举足轻重的搅局者。

  三足鼎立

  有了资本的助力,也让哈罗成功逆袭,而这也使得共享单车的战局发生了重大变化。

  竞争很有可能从原来的橙黄之争,演变为三国大战。

  传统的观点认为,在互联网行业中,没有人会关注第三第四,只关注第一第二,赢的人最后总是能赢者通吃。

  尤其是经过了滴滴和快的、58同城和赶集网、大众点评和美团、去哪儿和携程合并后的投资人,他们更加相信这一点。

  但共享单车可能有点不一样,因为共享单车并是一个纯粹的互联网企业。

  与互联网企业不同,共享单车的核心资产是线下数以百万计的单车,并且有着很强的地域性,用户选择哪个品牌,完全取决于线下的布局情况,而用户为了方便用车,也很难专注于某一品牌,这一点与传统的互联网企业很不同。

  因此,虽然进入时间较晚,但深耕二三四线城市的哈罗单车,似乎已经找到了反超的机会。

  在磐谷创投合伙人李志超看来,哈罗单车的“农村包围城市”策略之所以可行,正是因为互联网创业圈的“潜规则”对共享单车无效。李志超在2014年就结识了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也是哈罗单车的A轮投资方。

  李志超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对媒体表示,“通常互联网公司会先占北上广,因为客单价比较高,对二三线城市则避之不及。但共享单车是1块钱的生意,在二三线城市和一线城市没有区别。”

  而王晓峰也持类似的观点,“我觉得单车这个市场不大见得会由一个人来垄断,它本质上没有社交软件那么强的网络效应和壁垒,所以最后你能够去取胜,就是现在尽可能地去服务好你的用户,让他们过来把票投给你。”他说。

  “至于说最终是两个,还是三个或是四个企业剩下来,交给用户去说话。”王晓峰表示。

  合还是不合?

  共享单车暂时还不是个赚钱的生意。

  这几个月,双方都在以近乎免费的方式打价格战。尤其进入冬季,骑行的频次大大减少,这意味着现金流也极具减少。

  其实第二梯队,不管是小蓝还是酷骑,死的原因都很简单,没有融资,现金流极具减少,再加上押金挤兑。

  据此前《财新周刊》的报道称,截止12月1日,ofo账面包括押金在内的可动用现金,仅剩下3.5亿元,共计超过30亿元押金用于支付供应链欠款;而摩拜方面亦使用押金超过40亿元,账面现金尚有70亿元。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两家都在进行新一轮融资,融资额都在10亿美元左右。

  但这么一直烧钱下去显然也不是办法。

  要么几家彼此达成协议,守好各自的区域,不打价格战,要么合并。

  今年9月,朱啸虎在一次会议上表示,目前共享单场行业的格局已经确定,基本上前两家占据了95%的市场份额。

  但他也表示,“虽然ofo与摩拜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他甚至有些懊恼地说:“投ofo的时候不知道这么烧钱。”

  这已经不是朱啸虎第一次喊话了。

  从喊话的频次上来看,显然,朱啸虎更主动一些,也更急迫一些。

  朱啸虎的意思很明确,合并,赶紧合并!而双方的其他几位投资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而据内部人士透露,有些投资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在逼宫了。

  因为按照惯例来看,第二梯队死的差不多了,补贴战也打的差不多了,大家就该坐在一起谈谈合并了。

  

饭局

 

  但貌似双方当事人对合并都不太热情。

  胡玮炜曾公开表示,摩拜和ofo不会走向合并;戴威回应称,“希望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而王晓峰则表示,“资本要做时间的朋友”,潜台词就是,“等等,别急”。

  但朱啸虎不想再等了,他不想做时间的朋友。因为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只有合并才能形成垄断,实现盈利。投资人也可以尽快套现,落袋为安。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也表示,“合并的阻力不来自投资人。”

  据财新此前的报道,腾讯以及摩拜的天使投资人、摩拜董事长李斌,从10月份就开始着手摩拜和ofo的合并谈判。据媒体报道,最近两三个月,双方有过很频繁的接触。争议的焦点在于谁主导,也就是说,谁合并谁?

  显然谁都不想被合并。这不仅是关乎面子,更关乎收益。

  摩拜显然更高傲,他们不想与对手合并,他们觉得自己的车做的足够好,只要给与足够的时间,最后赢得一定是他们。

  但摩拜也明白,对手是打不死的。

  “两家未来合并是必然的,但前提是一定要分出个胜负。但如果要一方彻底认输,并且心平气和的接受并购,最快可能也要到明年,因为谁都不想被主导,合并与被合并,地位天壤之别。”此前摩拜一位内部人士此前曾告诉猎云网。

  但他也坦诚,对手做到这种体量,打肯定是打不死的。“你以为朱啸虎、经纬拿不出钱?这个钱对于网约车是小钱,如果不想认输,还可以接着投,完全是没问题的。”

  “当我们在全球有800万辆,他们有800万辆,加起来1000多万辆,就会有并购的价值。只是说合并了以后上市,我们的投资人可以赚七八倍,他的投资人赚一两倍,或者他们的投资人赚七八倍,我们的投资人赚一两倍,仅此而已。”这位内部人士表示。

  朱啸虎也表示,“在过去几年的中国互联网时代,已经反复证明,在只有前两家且两家市场份额非常接近的情况下,想把对方打死基本不可能,这个时候两家合并是最好的选择。”

  “大家都知道要和平,但是还是要打五次战役,和平在三八线是谈不成的,必须要打到三七线才能和平。”在被问到“谁合并谁”的问题时,朱啸虎甚至说:“这对资本来说并不重要。”

  

哈罗2

 

  种种迹象表明,共享单车的合并,或许并没有那么快到来。但最终迫于投资人以及盈利的压力,合并仍然是大概率事件,历史可能不会重复,但总是惊人的相似。

  但合并后不管是谁赢谁输,有一点可以明确,用户都将成为最大的输家。合并完了,或许有一款车叫“爱骑不骑”。

  不过用户是无法阻止资本的意志的,接下来的戏份在于企业家能否阻止资本的意志?没准,在阿里的主导下,哈罗与ofo合并,也说不定。

  但不管怎样,哈罗单车的强势逆袭,都让局势变得更复杂了。

       关于共享单车的大战,恐怕还得再打一会。



标签:   哈罗单车 酷骑 小蓝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